……more patience and more quiet

一月 4, 2018

…more patience and more quiet, i’m back now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rosehongzhang @ 3:55 下午

hello

yes, i’m back now

back to the time when i was patient and quiet

 

 

Advertisements

一月 31, 2013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rosehongzhang @ 4:57 下午

小磊,请给我勇气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rosehongzhang @ 4:55 下午

 

有一份体面安稳的工作就万事足了?

到了这样的年龄,仍旧面临困惑,真是无语了

 

 

 

 

十一月 12, 2012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标签:, , — rosehongzhang @ 10:52 上午

在Dyuen Hai和客户开会,发现原来只要老是耗在一起,原来不喜欢的人也会慢慢接受了,甚至能发现对方身上好的地方。

十月 5, 2012

真的不知道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rosehongzhang @ 9:14 上午

 

 

今天上午领导对我说以后每个月我要在越南工地这边呆一两个星期。听完以后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了。

十月 3, 2012

I’m in Duyen Hai now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rosehongzhang @ 1:52 上午

 

第四次来这里出差了,Duyen Hai

似乎在渐渐融入这个团队了,很自豪的感觉。

和工地的施工人员卡拉ok,他们很放得开,很喜欢这种氛围,载歌载舞,心灵相通,让我感觉人生没有虚度

海边烧烤,厨房的史师傅帮我们烧,吃得差不多了就下沙滩走走,让海浪漫过脚背,看远方辽阔的大海,心情好轻松

"小黄"越来越瘦,据说是病了,好心疼

先写到这里吧

本来想认认真真写一下和Mooren, Michael的会的,困了,有空再继续吧

 

八月 8, 2012

Saigon, I like you!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rosehongzhang @ 3:21 上午

又来到西贡出差。发现自己很容易喜欢上新的地方。我真的很喜欢这里。一切似乎都那么清新。榴莲、剑麻、椰枣…….住的地方是私人旅馆,干干净净,很多花草树木。早餐的米粉很棒,猪蹄熬的汤底,加很多香菜、柠檬汁 ^_^

二月 16, 2012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rosehongzhang @ 3:53 下午

我现在在西贡。刚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差旅,很疲惫。还好,明天就要回广州了。

好久没来Wordpress了,因为这里貌似被和谐了。

据说广州现在很冷。如果他不在广州,我就宁可在这里多赖些时间。

阔别多时,回到Wordpress,真是感慨良多。

以后就算有再多的风雨,我都不会在意了

七月 21, 2011

吉檀迦利(节选)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rosehongzhang @ 1:16 下午

《吉檀迦利》节选

14
  
我的欲望很多,我的哭泣也很可怜,但你永远用坚决的拒绝来拯救我,这刚强的慈悲已经紧密地交织在我的生命里。
  
你使我一天一天地更配领受你自动的简单伟大的赐予--这天空和光明,这躯体和生命与心灵--把我从极欲的危险中拯救了出来。
  
有时候我懈怠地捱延,有时候我急忙警觉寻找我的路向,但是你却忍心地躲藏起来。
  
你不断地拒绝我,从软弱动摇的欲望的危险中拯救了我,使我一天一天地更配得你完全的接纳。

19
  
若是你不说话,我就含忍着,以你的沉默来填满我的心。
  
我要沉静地等候,像黑夜在星光中无眠,忍耐地低首。
  
清晨一定会来,黑暗也要消隐,你的声音将划破天空从金泉中下注。
  
那时你的话语,要在我的每一鸟巢中生翼发声,你的音乐,要在我林丛繁花中盛开怒放。

25
  
在这困倦的夜里,让我帖服地把自己交给睡眠,把信赖托付给你。
  
让我不去勉强我的萎靡的精神,来准备一个对你敷衍的礼拜。
  
是你拉上夜幕盖上白日的倦眼,使这眼神在醒觉的清新喜悦中,更新了起来。

28
  
罗网是坚韧的,但是要撕破它的时候我又心痛。
  
我只要自由,为希望自由我却觉得羞愧。
  
我确知那无价之宝是在你那里,而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但我却舍不得清除我满屋的俗物。
  
我身上披的是尘灰与死亡之衣;我恨它,却又热爱地把它抱紧。
  
我的债务很多,我的失败很大,我的耻辱秘密而又深重;但当我来求福的时候,我又战栗,唯恐我的祈求得了允诺。

29
  
被我用我的名字囚禁起来的那个人,在监牢中哭泣。我每天不停地筑着围墙;当这道围墙高起接天的时候,我的真我便被高墙的黑影遮断不见了。
  
我以这道高墙自豪,我用沙土把它抹严,唯恐在这名字上还留着一丝罅隙,我煞费
  
了苦心,我也看不见了真我。
  
30
  
我独自去赴幽会。是谁在暗寂中跟着我呢?
  
我走开躲他,但是我逃不掉。
  
他昂首阔步,使地上尘土飞扬;我说出的每一个字里,都掺杂着他的喊叫。
  
他就是我的小我,我的主,他恬不知耻;但和他一同到你门前,我却感到羞愧。

31
  
“囚人,告诉我,谁把你捆起来的?”
  
“是我的主人,”囚人说。“我以为我的财富与权力胜过世界上一切的人,我把我的国王的钱财聚敛在自己的宝库里。我昏困不过,睡在我主的床上,一觉醒来,我发现我在自己的宝库里做了囚人。”
  
“囚人,告诉我,是谁铸的这条坚牢的锁链?”
  
“是我,”囚人说,“是我自己用心铸造的。我以为我的无敌的权力会征服世界,使我有无碍的自由。我日夜用烈火重锤打造了这条铁链。等到工作完成,铁链坚牢完善,我发现这铁链把我捆住了。”
  
32
  
尘世上那些爱我的人,用尽方法拉住我。你的爱就不是那样,你的爱比他们的伟大得多,你让我自由。
  
他们从不敢离开我,恐怕我把他们忘掉。但是你,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,你还没有露面。
  
若是我不在祈祷中呼唤你,若是我不把你放在心上,你爱我的爱情仍在等待着我的爱。

36
  
这是我对你的祈求,我的主--请你铲除,铲除我心里贫乏的根源。
  
赐给我力量使我能轻闲地承受欢乐与忧伤。
  
赐给我力量使我的爱在服务中得到果实。
  
赐给我力量使我永不抛弃穷人也永不向淫威屈膝。
  
赐给我力量使我的心灵超越于日常琐事之上。
  
再赐给我力量使我满怀爱意地把我的力量服从你意志的指挥。

38
  
我需要你,只需要你--让我的心不停地重述这句话。日夜引诱我的种种欲念,都透顶的诈伪与空虚。
  
就像黑夜隐藏在祈求光明的朦胧里,在我潜意识的深处也响出呼声--我需要你,只需要你。
  
正如风暴用全力来冲击平静,却寻求终止于平静,我的反抗冲击着你的爱,而它的呼声也还是--我需要你,只需要你。
 

在我的心坚硬焦躁的时候,请洒我以慈霖。
  
当生命失去恩宠的时候,请赐我以欢歌。
  
当烦杂的工作在四周喧闹,使我和外界隔绝的时候,我的宁静的主,请带着你的和平与安息来临。
  
当我乞丐似的心,蹲闭在屋角的时候,我的国王,请你以王者的威仪破户而入。
  
当欲念以诱惑与尘埃来迷蒙我的心眼的时候,呵,圣者,你是清醒的,请你和你的 
雷电一同降临。

七月 5, 2011

你的意志

Filed under: 暹粒时光 — 标签: — rosehongzhang @ 11:49 下午

我以为我的精力已竭,
旅程已终—-
前路已决,
储粮已尽,
退隐在静默鸿蒙中的时间已经到来。

但是我发现你的意志在我身上不知有终点。
旧的言语刚在舌尖死去,
新的音乐又从心上进来;
旧辙方迷,
新的田野又在前面奇妙地展开。
--泰戈尔

Older Posts »

在WordPress.com的博客.